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堕溺深海仰望者

往昔的垃圾集散地,现阶段留言代用所

 
 
 

日志

 
 

《父亲的日记》  

2007-01-05 18:21:40|  分类: 只记往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噢不……”我盯着满地的狼藉,一阵懊恼。不用想也能知道,这满屋子如同被魔军扫荡之后的惨状,是我那宝贝徒弟的杰作。

一边收拾混乱不堪的屋子,一边思索着我有好好教导过他房间应该保持干净整洁吗?答案是肯定的。然而很惊奇的,某些东西无论你向他灌输多少次,结果只是这边耳朵进,那边耳朵出。我真好奇,它们能在他那小脑袋瓜里呆多长时间。

“好吧!”我叹了口气,“起码我的卧室还没有被他毁掉。”

可是当我走到父亲的书房,我皱起了眉头。很显然,门被打开过。看来等下次逮到那小鬼,我得好好把他拖回来进行再教育。

深深吸进一口气,我再次打开了久违的房门。

很长一段时间,自我父母去世之后,他们的东西我一直没有清理过,特别是我父亲的那些书籍笔记,我甚至害怕触碰。然而父亲的书房,我总是时不时地打扫着,就如同父亲常做的那样,只是不去触碰那些书本。这成了我的禁地,任何人不许进入的禁地,即便是一手带大的徒弟也是,除了我自己。

拾起地上散落的书,轻拍掉上面的灰尘,无意间发现脚边躺着的一本,没有书名,除了在暗蓝色的封面上用银色印着Poly•D•Wishinkte外,什么都没有。笔记?这个想法在我脑子里头一个冒出来,但是很快便自己否定了,因为父亲的东西都是有分类的,也就是说他会在封皮上标注这是为何而作的笔记。而这上面除了名字,什么也没有。

把它搁在一边,我继续自己的工作,把那些书和笔记重新归复原位。

整理好后,我拿了瓶酒,坐在院子里。倒出一杯,目光落在身边的蓝本子上,踌躇着,我考虑打开它是否妥当。如果这既不是书刊,也不是笔记的话,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日记,我父亲的日记。

我的父亲帕里•德•威辛科特,前川泽派精灵先知,不是那种一点小事都有闲记录下来的人。所以,我不得不有所顾忌,里面的东西是未知的,我不能确定那些东西对我会有什么样的影响。

目光移向左手杯中晃动着的液体,接着又移回来,最终打开了放在膝上的日记。

翻到第二页,才看到字迹。没有确切的日期。

“很奇怪的女孩。琉•哈迪•戴普,这个名字我记住了。1100年9月”

//当我问起有关他们相遇的事情时,父亲笑了,“当时我正从王那里回来,然后一位小姑娘很突然的,跳到我面前,用非常严肃的声音,郑重地说道:‘我,琉•哈迪•戴普,要保护你。’”//

//琉•哈迪•戴普,这是母亲在结婚之前的姓名。//

//看到这里,我笑了,这的确符合母亲的作风,而父亲,也如同母亲所期望的,永远记住了这个名字——琉。//


“我所拥有的能力,让我看到许多痛苦,却无能为力,无力阻止,因为那是命运。”

//有时候,我想,我是很庆幸自己没有继承父亲的先知能力的。正如父亲所说的,如果对于未来知道得太多,你会停滞不前,甚至很痛苦。只有当未来不可知时,希望才会策动你不断往前,即使会有迷茫、会有彷徨。//


“当我喘不过气来时,那缕阳光救了我的命。有着琉璃般色彩的光,美丽的水蓝色。”

//记得父亲曾经说过,“我的世界就像那阳光永远无法到达的深深的海底”,而母亲就是那缕阳光,温暖了整个海洋。//

//回想起母亲也时常说,虽然她是水精灵与光精灵的混血,但是血统上更趋向于光,甚至连她自己都忘记了,血液里流动着水精灵的脉动。“小时候见到过你父亲很多次,即使他总是表情很淡漠,话也不多,但是总能吸引到我,我不能不注意他。当我成年,每每注视着他时,我终于明白,那是水的呼唤。”//


“今天很重要。”

//有关求婚这件事,他们是互执己见的。于是有关是在哪天求婚的,也是件让人迷惑的事情。//

//问到母亲,她会笑着说:“1168年当然是我向你爸求婚的日子咯~!”//

//但是父亲则会说:“是你母亲先提出来的,虽然说得很含糊,但是我明白她的意思,于是等她回来后,我正式向她求婚。”//

//总结出来,似乎父亲的更有说服力,不过这就证明了我所想的——是母亲向父亲求婚的。//


“以后的今天便是结婚周年日。1169年6月9日”

//母亲说,6月里的新娘是幸福的。我赞同这一说法。//


“无论男女,都叫月语。”

//记得以前,如同所有的小孩子一样,我好奇地向父母追问着自己名字的由来。//

//他们相互看了看,然后母亲开口了,“因为,对我们来说,起着决定意义的事件都发生在月下。”//

//“可是,我是在正午时分出生的。”我还是不明白。//

//“噢,在你出生前,我们就想好了你的名字了,亲爱的。”母亲微笑着,挪了挪椅子,把我搂进怀里,“说得更清楚点就是,里面有很多第一次。”她抬头看着父亲微笑着,再次强调:“很重要的第一次。”//

//我顺着母亲的目光移向父亲,脑子里依然充满疑惑。父亲走过来,手搭上母亲的肩膀,轻轻地摩挲着,接下了她的话,“在月下,我跟你母亲第一次相遇。”对我说着,目光却落在母亲脸上。//

//“事实上,是你第一次真正注意到我的存在。”母亲昂起头。//

//“说得没错。”弯下腰,低头在母亲唇上落下一个吻。“然后,第一次我们之间决定性的争辩,也是在月下。”//

//“争辩?为了什么?”我很好奇。//

//“因为我的某些偏见。”父亲摸了摸我的头。//

//“以及你的固执。”母亲笑着补充。//

//无可奈何地,父亲摊了摊手。//

//“还有,在那个夜晚,我明白了你母亲对我的重要性,那晚有着美丽的月光。”//

//母亲伸出手,抚摸着父亲的脸颊,把他拉向她,吻,甜蜜的吻。//

//结束之后,母亲在我额头亲了一下,“现在,明白了?”//

//有些迷惑,但是我依然点了点头,但是心里清楚了一点,跟月亮或者说月光有关。//

//而现在,我已经明白了我的名字所包含的——月光如语般温柔低诉,那是,爱的倾诉。//


“很担心。”

//听说母亲在怀着我的时候,居然还参加了战士的战斗练习。很惊讶,但是能够理解,毕竟这也只有我的母亲才做得出这种事情来。当然,这让父亲担心得坐立不安,也是很正常的。//


“早产……我试图用魔法减缓她的痛苦,却被她阻止。她说,这是成为一位母亲所必须承受的。我因她这句话而折服,所能做的只有紧握住她的手。终于,我们的孩子诞生了。她满是疲惫与汗水的苍白面孔上朝着我和正在啼哭的孩子露出欣然的微笑,神圣得如此美丽。我的孩子,你有位伟大的母亲。1197年”

//这是父亲所写过的,最长的日记。是我出生的见证。//

//我想,早些时候的那些练习,使导致早产的直接原因,但是父亲在这之后却没有因此责备过母亲,从来没有。//


“终于能够明白自己的责任,但是成长的路还是漫长的。1217年”

//这是我成年礼的那一年,那天我跟父亲说,“我要保护女性”。母亲对我说,父亲告诉她,当时我的眼神跟母亲对父亲说“我要保护你”时,一模一样。//


“代价是必然的,但是值得。1365年”

//如果说到憎恨,这便是我唯一憎恨的,1365年,我憎恨它。我憎恨那个,同时,也憎恨我自己。//


“珍贵的时间,幸福。”

//就在我憎恨的那天之后,父亲放下了所有工作,终日陪着母亲。母亲也如此。之后他们变得更加的亲密无间,每天,几乎没有什么时间他们是分开的。我想那时他们已经知道,时日无多。每一点一滴的光阴,对他们来说都是可贵的,他们万分的珍稀着。//

//那个时候,父亲变得话多起来,“当你知道自己大限将至,那么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就会如同你从死神手里争夺来的,那么你会觉得很开心,觉得自己是幸福的。”//


“原谅你自己,我的孩子。”

//这是父亲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却是由母亲转达的。//

//大概是不愿让我看着他虚弱的离去,就在我转身去倒水的时候,回来时他还坐躺在母亲身边,却已经停止了呼吸。母亲把他的头轻轻挪靠在自己肩头,轻柔的抚摸,仿佛父亲只是睡着了。我端着水瓶站在躺椅跟前,母亲看着我,“你父亲要我告诉你,学会原谅,原谅你自己。”说完她低垂下眼,拨开他散落的发丝吻上他的额角,“我们爱你”她喃呢着闭上双眼,“我爱你……”然后,再也没有睁开。//

//我呆呆的看着这一幕,唯一能做的只是控制自己即将崩溃的情感。良久,我放下手中的水瓶,仿佛被掏空了般,颓然地坐在地上。阳光斜斜地把月庭旁的树影投下,风依然徐徐地轻柔慰抚,我盯着地上的树叶,没有一滴眼泪。//


最后,我合上日记,拿起笔,在封套父亲的名字下,加上几个字:月庭——永恒。

(完)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